风起陇西 更新至24集

分类:国产剧 中国大陆 2022

主演:陈坤,白宇,聂远,尹铸胜,常远,杨颖,孙怡,俞灏明,王骁,杨轶,张晓晨,刘亭作,赵峥,从瑞麟,张戈..

导演:路阳

陈恭 | 陈坤

-

荀诩 | 白宇

-

冯膺 | 聂远

-

孙令 | 常远

-

柳莹 | 杨颖

-

翟悦 | 孙怡

-

故事起于烛龙。传说中的烛龙,乃是一种人面龙身的神兽,口中衔烛,在西北无日的幽阴之处。传说中的烛龙和“烛龙”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只有两者都生活在黑暗中。讽刺的是,烛龙靠口中的蜡烛为黑暗带来些许光明,而间谍“烛龙”则一直致力让黑暗更加混沌,更加混乱。全篇围绕代号烛龙的间谍展开,讲述了三个男人的爱情故事。1. 郭刚爱陈恭郭刚的性格和他的名字一样,生硬坚实,有如黄河冬季的冰棱一般,有铁器撞击的铿锵之感,但是他对待陈恭却信任笃定。成年人有个朋友很难的,就连郭刚自己都不愿意相信陈恭就是蜀谍。第一集,大家都还没有进入角色的时候,郭刚在牛记酒肆和陈恭喝酒下棋的时候,纵容自己向陈恭透露白帝的消息,虽然是因为作计要拖住陈恭证明以他不是白帝,但同时也因为他相信陈恭就不是白帝才也向他交代了当时他们正在抓捕白帝的非常重要的信息,导致陈恭可以以双色花篮的形式向林良报信,所以白帝的身份才没有暴露。郭刚因为打心底里不相信也不希望陈恭是白帝,冥冥之中还是意料之内地,他没有忍住提前向陈恭透露了消息,一方面希望如果他是白帝,他能逃脱,另一方面又固执地孤注一掷地觉得,陈恭就不是白帝。那种可爱又执拗的信任,事后想来总是那么令人心疼。在得知陈恭就是白帝的时候,郭刚心灰意冷,那个自己一直不愿意相信的事实还是被血淋淋摆在眼前。但是当得知陈恭又是烛龙的时候,又觉得更加矛盾,因为他不认为他一直信任的人会轻易改变他的信仰。于是立刻去向叔父郭淮求证:“叔父是如何让思之为我所用的?”“与其说陈恭叛变,不如说他对叛变深恶痛绝。”“思之确实是这样的人,这也是为什么在天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多可笑,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还在念着陈恭的好。他为什么那么爱陈恭,因为他和陈恭有一样的追求和信仰。在叔父告诉他,陈恭成为烛龙是得知冯膺以外线游枭的生命做情报交换的时候,叔父教育他:“你要记住,这世间难论对错,天地,就是如此不仁。”郭刚依然回击到:“这个事实,陈恭,也断然无法接受。”郭刚即使一直被陈恭隐瞒身份,却依然能够透过层层包裹,看到褪去浮光掠影下,那个一样纯粹且至情至信的灵魂,他热爱这种真诚和热血。这让郭刚觉得,他在活着。陈恭离开天水前往五仙道的时候,郭刚凝视那个消瘦的背影,觉得把他送走是仿佛亲手在自己胸口剜出来一片空旷,殊不知,此时一别竟是永恒。还好陈恭死时是作为魏谍被枭首的,在郭刚的心里,陈恭至死都没有背叛他。那个曾经共同雨中蹴鞠的少年,即使岁月变迁,还是那个可爱的模样。只是当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郭刚胸口的空旷好似一块巨石轰然裂开,无数隐秘的、压抑的、扭曲的变形的念头,全都像是石头下面暗生的小虫一样,一齐乱哄哄地奔逃而出,在光下露出不见天日的身躯来。2. 陈恭爱孝和从鲜衣怒马到圆滑周全,陈恭早就没了自己。他疲惫于双面间谍要做到的滴水不漏,疲惫于所有的人和事都要给“光复汉室”让路。老爸冤死,因为光复汉室;老婆惨死,因为光复汉室;兄弟要死,去尼玛的光复汉室,兄弟必须活。一抬头,那个侧脸像荀诩也是陈恭。这一刻,陈恭下定了决心,以自己的死让荀诩活下去,相比自己活着,他更想让爱人活着。死在大人物的摆布和尔虞我诈中,不如死在最纯粹的荀诩手里,至少还能保全住他的性命。管他妈的打入曹魏高层的计划,管他青萍还是白帝,烛龙最后是谁和我无关,陈恭自从替悦儿报了仇,他就再也对这个无趣的世间提不起兴趣。如果陈恭只是天水的小小主簿就好了,待在好兄弟郭刚身边,与糜冲斗嘴,跟郭刚一起风花雪月,偶尔想念一下那个永远得不到的初恋荀诩,就像每个男人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3. 孝和爱真相故事开头,反复被倒浸在水中的荀诩,重复着”陈恭不可能有问题“,意识在颠倒的世界中沉沦,喧嚣和审问都在水面上迅速远去,他目光微微涣散,仿佛透过眼前倒立的影像,瞥见多年前那些温馨却令人怀念的日子:“何为光复汉室”“为了,不再有战争”“为了你我这样的人,都能过上好日子。”忽然眼前一切变得不真实,好似多年前三人团坐桌前的日子才是真实且鲜活的。当剧情直接跳到最后一集,荀诩查明了真相,却也明白了,“就是我荀诩亲手送死了你呀”,泪水难以控制般从眼角滚落下来,涕泗纵横间仿佛见到了那些欢愉的过往,可如今,他早已不配承受,从来挺得笔直的脊梁再也无力支撑,跪在陈恭的前面弯腰痛哭。“因为你知道我孝和是什么样的人,可我也知道你思之是什么样的人。”他确实能看穿陈恭的心,因为他一直也相信自己的心,他们都从未动摇。只是陈恭对这个漠然的世界失去了兴趣,而荀诩还可以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依然保持那颗赤子之心,不愿屈从于灰色的妥协,不为任何人事物动摇地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地事,这种纯粹是需要有很大的信念感支撑。陈恭也正是看清荀诩的坚持,才敢笃定地把荀诩当成他死前最后一步棋子,破了蜀魏情报战整个棋局。荀诩从未被其他事情影响过追寻真相的脚步。爱慕的女性不能:他为了拿到冯膺的印章,不惜托柳莹去取,实际上他也想到了,想拿到贴身印章只能通过何种特殊手段才可以。好兄弟的性命不能:查到陈恭可能就是烛龙的时候,他不顾后果直接带兵擒拿,最终成为棋子,亲手把挚友送上了断头台。只是当看着好友陈恭被枭首那一刻,过往的一切扑面而来,尘烟纷繁间,犹如初识。那一刻他听见深重的悲哀从自己心底某个缝隙呼啸而过,仿佛置身于荒郊野外的乱葬岗中,亲手挖出了一口腐烂的旧棺材,风中回荡着无奈的哭泣。4. 真相被淹没,因为杨仪爱诸葛亮我喜欢最终的结局,虽然一切到头来只是杨仪借用司闻曹谍战铲除朝堂对手的手段而已。但是正因为陈恭看透了厌弃了这种荒唐的原因,才选择以死破局,让这无聊的庙堂之争结束在自己身上,并且保全了剩下所有人。尤其是最后荀诩郁郁寡欢坐在前往东吴赴任的舟上,从林良口中得知真相的时候,让人几乎要长出一口气才能坐稳。陈恭再也不会被双重间谍的身份禁锢,再也不必要身不由己地为了大义牺牲自己珍视的任何一个人,即使他的石碑上连名字也不可以有。荀诩从这一刻起,才真的明白了这个人。有种感觉,很奇异,过往中的一些东西慢慢的从他的身体中抽离出来,弥散到江上氤氲的空气里,心下微微一动,竟觉得轻松很多。不过讲真,就冲追寻真相那个劲,荀诩应该和糜冲在一起。尤其是糜冲死前被陈恭设计成为白帝,周围官兵剑拔弩张,气氛诡异而安静,镜头缓缓拉近,糜冲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真相被揭开时,委屈、埋怨、荒唐的笑:“要什么证据,就是不听我的。”有点心疼。 详情

Copyright © 2019-2020 www.135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