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动乾坤之冰心在玉壶 完结

评分:
0.0 很差

分类:国产剧 中国大陆 2018

主演:杨洋  张天爱  吴尊  王丽坤  释小龙  柳岩  索笑坤  董晴  

导演:张黎  

一开始看预告的时候,我还是蛮激动的:偶像和实力明星、多线索情节、多维度冲突、恢弘的音乐在短短几分钟内欲说还休;英文名也取得荡气回肠——Martial Universe,这个“武装宇宙”完全可以作为战争类日漫的英文名了,而且是很牛逼哄哄的英文名。可是,等到真正开播时,我第一集就激动变鸡冻——彻底冻住了,绝对零度那种“冻”。我没怎么看过原著,但仅仅剧集本身就已经是四个字——不忍直视。

林动浮夸空洞塑造四不像,杨洋迷失自我惨遭滑铁卢

主角对于一部剧来说是最重要的支柱之一。一部戏要是主角表现坍塌,整部戏就垮掉了一大半了。在看预告的时候,我其实对杨洋还是有诸多期许的,毕竟他之前的《微微一笑很倾城》《左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口碑都很好——我也认为他表现得很出色,戏路宽,也有底蕴。可是今次是怎么一回事啊?演个痞子演成了浮夸空洞愣头,双商跌破副本的傻子。前期相当长的时间内,杨洋搔首弄姿,毫不安分的样子和像孙猴子一模一样。这已经不是活泼好动,大大咧咧,性格外向了,这TM就是小儿麻痹症啊,关键他——既是林动也是杨洋,还觉得自己很喜剧幽默。瓦特?!你是希尔瑞斯吗?!他骚扰王丽坤的样子,不像腹黑男,也不像君子,不像地痞流氓,也不像发了春的青少年:能把一个性格鲜明的角色演成雷震子的坐骑,那也是牛了个逼了。不过很多人说这个杨洋表现得太油腻,我觉得这又过了,浮夸尴尬冷笑话足矣。

况且,连篇累牍的文戏,除了杨洋和王丽坤互动的部分,其他基本都给人照本宣科,“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噢,上帝呀,林动一定是一个情感丰富,噢,不对,情感乱飚的人。他和林琅天前期的冰释前嫌那段,再怎么有吴尊循序渐进的卖力铺垫,杨洋还是程式化地摆弄着毫无逻辑的表情和肢体,说着跳脱的不过脑子的爽快话。真的,王校长都想大吃一斤热狗了。

看得出杨洋对于角色的刻画还是很用力——可不,谁都能看出来他面部表情动起来,牙床都在使劲,导演也评价杨洋“他有强烈的,想成为一个好演员的念头”,可为什么把握不住方向呢,我一个没怎么看过原著的人都觉得林动绝对不是这样,否则这书指定卖不出去。按理说,短短一两年,杨洋的演技至于会有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吗?到底是导演和编剧拖累了杨洋,还是杨洋演技跌境压垮全剧,真是难辨。不过导演张黎在接受采访时说:“反正这个片子我们拍完的时候,我发现所有角色都是按照专业要求完成的,而且完成得非常好。”这下似乎真相大白了,合着全是导演的意思!当然了,杨洋也是帮凶,一样脱不到爪爪,在这部戏里几近丧失了作为专业演员的独立文化人格了呀!人生一百次谨小慎微,也要有一次拍案而起;人生一百次放浪形骸,也要认真地爱一次;人生一百次不越雷池一步,也要潇洒走一回。杨洋反抗了吗,热爱了吗,潇洒了吗?就这一次妥协,成了杨洋演艺生涯一辈子的污点,令人痛心疾首。

剧情节奏失速,断续跳脱,设定满目疮痍,浑噩模糊

开篇首集的散乱无章显而易见。 旁白介绍异魔的历史后便是一连串打斗场面后是林动被火蟒虎追赶,再解释想通过这种方式赚钱买珍贵药材救林动伤重的父亲。画面一转便到了九天太清宫和道宗,几位高人商讨抗魔大计——篇幅还不小,问题是我连异魔到底现在有多大危害都不知道就要干掉人家,能不能话说清楚啊,歪?

局外人怎么办啊,歪?反观导演张黎之前的《走向共和》和《大明王朝1566》的开场方式:于前者,李鸿章在北洋水师索要经费,与慈禧大寿和日本虎视强烈对比,内忧外患,危机四伏;于后者,嘉靖、吕芳、严嵩、严世藩、徐阶、高拱和张居正围绕国库空虚针锋相对辩论一整集,虽是文戏,胜似武戏,随后自然将故事引向了海瑞所在的浙江。如此开头便将时代的危机感、主体剧情线索和核心人物引出的方式,不给观众留下疑惑,快马加鞭,大幕拉开,好戏连台。

而干完架的林动鬼魅猥琐一笑,死缠烂打地把绫清竹引了出来,在之后近三十分钟里,应欢欢、三宗、异魔、穆芊芊等人物以及武学境界、武术名称等概念密集登场,大量线索均匀地探出苗头,但前五集叙事却松松垮垮,角色的目的性漫无边际,几近找不到一条清晰的剧情脉络,且林动极微弱的主动性与强力的林琅天和绫清竹对比强烈,甚至我一度怀疑林琅天才是男一吧?吴尊这个名字撑得起这个担当吧?又水了几集后,导演终于决定迷途知返,可在后面相当长的时间内几乎就在讲林动结识朋友,积累基本经验,探明未知地图,构建世界观的故事。说好的异魔复苏,修炼升境呢?异魔就这么小脚姑娘过河地等着你林动一天天强大还顺带花心泡妞吗?一点压迫感都没有吗?额……想法挺新奇的呀。之后,补足林动无聊瞎哈拉耗费的宝贵时间给接下来的任务和情节,人物换场、故事转折都显得十分突兀僵硬:为了人物抓紧上场也顾不得衔接流畅了。此外,冗余叨扰且做作跳脱的文戏实实在在是鸡肋,于导演和编剧,弃之可惜,而于广大观众,啖之无味。

最雷死我的情节是林动的移情别恋相当之突然:绫清竹一告白,林动就发现自己不是真的爱她,碰巧应欢欢失踪,然后心急如焚说爱她。就想问那之前林动浮夸装痞超脑残的流氓人设意义何在?几十集了,爱得要死要活的,吼,剧本需要,那说不爱就不爱啦,把绫清竹当什么了,林动滥情的洋娃娃?这逻辑实在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一道霹雳把我老脸唰地染红——尴尬癌有木有,给我雷得外焦里嫩啊!以前林动调戏绫清竹那还是正儿八经有感情的调戏,还是循序渐进地有亲密动作。和应欢欢呢?调戏应欢欢完全是当她小屁孩儿啊,一点儿暗示都没有,尽管应欢欢表露得很明显,但看到的内容中,林动基本是不为所动啊。

剧情设定的缺漏可谓集合成了一个马蜂窝。石符具体是什么不讲,用处几何不讲,引出来就烂尾。阳元石和元丹作为货币,具体怎么交换流通不讲,石头有大小,要是带块石头买东西,石头大了自己亏,石头小了买不了,人家也找不开,毕竟也不能当场劈石吧,劈大劈小又难以掌握——当然了,是不是按大小都没准儿呢。修炼体系是怎么样的,升境条件是什么,还是不讲。像我这种野生观众真是满心困惑,懵懵懂懂地一集一集又一集,仍然找不到准确答案。

此外,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我觉得人物周围似乎总有近道直通林家附近的树林。一个人想事情,进树林;两个人吵架了,进树林;想要各种邂逅,进树林;两个人双修,进树林;需要追查线索,进树林;去任何一个目的地,进树林;想碰见敌人,进树林;要干架了,进树林;打着打着,进树林;说着说着,进树林;额……,进树林。反正不管怎么样,进树林就对了啦,毕竟这个布景比较贵嘛,搭了不用多可惜,非得场景毛利率冲破30,000%不可。

再说这大炎王朝。我的天哪。都说林家是四大家族的分支,再怎么也该体面点儿吧?林家人打扮基本是山野村夫,穿的是粗布麻衣,住的也是破茅草屋。WTF?演杜甫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怪不得8月放送呢,等着秋风起呗?这TM还敢叫四大家族之一?而且一个分支看不见一个兵士,都叫“Martial Universe”了,瞧着家族手无寸铁的村民样儿,怎么滴,林氏族人的隐藏技能修炼的是人盾啊?就算林动家贫寒,你别连累其他族人行吗?怎么大家都一贫如洗呀?那雷家也是,靠,哪怕是去打劫“林家村儿”,作战都不披盔甲吗?剧组穷成这样?太子身边的配置也是亮瞎我的狗眼,人家太子本身武功就低,穿身铠甲就有用了?身边就这么几个人花花,还进的是本剧各大高手和异魔最喜欢发生点儿关系的树林,这能自保吗?皇上这是向江湖和异魔献上质子是吗?

就这种剧情和主角表现,竟然还有人觉得它超过了很多人奉为经典的《仙剑奇侠传》——是不是经典我不敢说,但肯定强于本剧十万八千个赤道圆周。之所以《仙剑奇侠传》会成为国产魔幻经典,是因为其细致推敲,底蕴坚实的剧情,各位主角和配角勤勤恳恳用心雕琢出的立体角色,切转自然的镜头、恰当对比的色光和丰富内涵的布景以及撩拨心弦的音乐。其绝非是建立在抹粉施黛的文案噱头和掩耳盗铃的媒体公关上的空中楼阁。也说说《仙剑奇侠传》之后的大陆创作的虚构主义作品吧,《水月洞天》《灵镜传奇》《魔剑生死棋》,哪怕就是评价不怎么高的《仙剑奇侠传3》和《仙剑云之凡》(关于这两部,我也比较赞同大众的观点),两部剧仍然有足够的剧情完整度、严密的逻辑和准确的主角演绎。反观本剧,确确实实是弹无虚发,就是全脱靶了。前38集,主角战斗——或者说打秀拳,都是擦破点儿皮,基本毫发无损,打不过都是靠嘴上一笔带过,可不是正儿八经大干一架的结论。注意,现在只剩两集了哟,突然就得有人豁出命来玩儿了……至少前期埋个对手越来越强大的伏笔吧?

还令我大跌眼镜的是,这剧竟然腰斩了,在第40集末尾,我听着旁白都害怕,怎么开始总结陈词了?“我们的故事也远未结束”,诶,骑了尼玛的怪的,没结束你倒是接着放啊,还“金秋十月,热血归来”,果然是《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就像我们这个故事,无数跌宕起伏,翻云覆雨。”这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旁白了,硬拔主题呀。跌宕起伏的前提是连续,你这报幕式的演出还“跌宕起伏”,叫个“千疮百孔”都客气了。另外,40集来,既没有深情kissing,又没有one night bedding——连个隐晦写意的镜头都没有,还“翻云覆雨”,你翻阴沟儿里,上厕所吧你!

本以为不一次放完是看见如潮的差评拿回去精修甚至重拍一部分。可等到了金秋十月再看《冰心在玉壶》,所有槽点原封不动。噢,上帝啊!真是令人印象深刻。不过林动倒是真实些了。

按照导演的官方表述,他想表达的“永不言弃”我肯定是看得出来的,我也能看到一众支持者口中的“成长”。但是,这两个主题都表现得十分僵硬。为什么林动永不言弃?细细想来,前几集因为孝道,我觉得挺欣慰,可之后,为了锲而不舍地追求绫清竹,他脑子一热担下符师会长的担子——当然有“降妖除魔,拯救苍生”这面大旗掩护啦,我都觉得他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导演“一声令下”:“你喜欢应欢欢呀,你爱死她了。”林动便拜入道宗,顺便戳瞎了自己的双眼,就为再见一眼那突然朝思暮想、晋升冰主的可人儿啊——自然对外说法是“追求至高武学,斩异魔救苍生”。至于他的成长嘛,可能跟大力水手一样,靠菠菜吧,完全是激突成熟!导演,能走点儿心不?

拙劣视效火上浇油,动作色光消散兴趣

本剧的特效比我小学看的《仙剑奇侠传》都不如,特效恐怕不及五毛——两毛五,不能再多了。特效各种花式辣眼睛,累累罪行,罄竹难书!!!我实在不想放图了,不要脏了我的文章。不知道会不会又是演员的天价片酬在作怪,要彻底根治这乱象,我看啊,非得门户大开,给予韩、日、泰、欧、美、澳、印等等国家以关于文化产品在大陆发布的最惠国待遇,用更物美价廉的演员产出更优秀的作品,大陆市场的天价演员片酬很容易就能回到正常水平了。咱也给大陆文化产业舒筋活血,刮骨疗毒。

打斗动作也是单一无趣,毫无力量,咦,每到林动自己练功的时候,花架子相对就超多——但动作设计还是挺老套的,打架你这不行那不行就靠符使和符使会,练功你非得在地上画朵花儿出来,你不秀会死是不是啊?况且,练功时毫无紧张氛围啊, 我是完全没有代入感的。

色光不是相当阴暗就是过于晃眼,整体颜色搭配对比度过低,棕、黛、墨绿和几种扎眼的亮色是全剧大部分画面的主色。这实在容易让观众“早泄”呀。总的来说,预告和剧照比正片好看十万八千里。不过制作方实力强大呀,《人民日报》都能请得动,拜托啦,家丑不可外扬啊!

琅天清竹入木三分,鲜活配角增光添彩

全剧也不是毫无亮点。男一断崖塌方,男二洁身自好啊。对于林琅天的这个角色,我认为吴尊塑造得比较成功。前期的心怀愧疚和强大渴望渐渐在世殊事异中堕落成“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绝情,整个过程逻辑严密,承转自然,镜头缓慢地捕捉其丰富的面部表情,给予其足够的展现时间——看来导演是比较偏爱吴尊啊。林琅天是个冲突激荡、情感丰富的反派角色,也是人性最真实的一面。尽管目的性极强,为了成为受万人敬仰的人物甚至心狠手辣,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但其打碎了牙也往肚子里咽的隐忍坚毅与对林青檀无时无刻的细心呵护——即便有利用的动机,但深爱的时候就是深爱啊——着实令人心悸。吴尊曾经谈论过林琅天:如果可以选择,林琅天也想做一个普通人,可是生来就是孤儿的他如果不能让自己变得强大,他就会被人欺负至死,他从小接受到的教育,就是只能靠拳头赢得他人尊重。这就是林琅天注定背负的残酷人生,令人扼腕慨叹。

同样作为全剧良心的绫清竹也和林琅天千丝万缕地何其相似,所以她总是能看穿林琅天的内心。不过异于后者的是,纵使有一个背负骂名的原生家庭,成长于众人异样眼光和外界细碎指点,绫清竹更对生命多了一份善良,也因此有更深刻的包容与坚定。我们才见识到孤高的勇者十足风流,细腻的仙女又无限温柔。

应欢欢敢爱敢恨,活泼乐观,为爱情倾注所有,又为苍生自断情根,其爽朗又隐忍的性格在荧幕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张天爱的实力不容置疑。女三林青檀也表现得很出色,情感细腻,泪腺优秀,就是稍微一点挫折就苦大仇深的样子似乎稍许过头?其从在林动身边的默默无闻,到林琅天身边的日益重要,再到折翼情殇炼化祖符晋升黑暗之主,狠心尖锐却仍也心系一线牵挂,对爱情,对友情,对亲情。她由此成了一个介于林琅天和绫清竹之间的角色,冷酷强力却柔情未央,心向善良又孤寂前行。

穆芊芊也很出彩,成功抗起了前期反派的大旗。单从妆容服饰的打扮上,其邪魅娇惑的气质淌露无疑。柳岩将一个异魔对人间爱恋的渴望又望不可及展现得淋漓尽致,令人惋惜。岩师儒雅爽朗,开明睿智,心胸开阔,幽默风趣,几乎撑起了全剧的笑点。周一围主演的周通也是个敢爱敢恨的慈爱战士,深沉悲壮。其他各色人物有相当多个性鲜明,令人难忘。

系列第二部《冰心在玉壶》中的两位公主慕心晴和慕灵珊可算是新增的最亮眼风景线了。当然,人家可不是花瓶。感情、武打一样不少,表现抢眼。慕灵珊对林动的爱恋为本就缠绕纷扰的三角恋再添新愁。决战之时,她甘愿放弃复活机会,把生的希望留给姐姐,只盼为天下苍生除净异魔,而她自己,能存在于妖晶,被林动珍藏于手心已是她最大的满足。

最后,那只貂还是quite adorable,毕竟是真貂,不是二毛五特效。

04.12.2018

⭐ 原文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光与影故事集” 。

⭐ 于贩卖焦虑的时代下,寻一片孤独的林间地。

⭐ 图片来源于《武动乾坤之英雄出少年》《武动乾坤之冰心在玉壶》和豆瓣电影以及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 本文为原创,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详情

排序

播放地址

加载中...

Copyright © 2019-2020 www.135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