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依之地 正片

分类:剧情片 美国 2020

主演: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大卫·斯特雷泽恩,德里克·贾尼斯,泰·斯特雷泽恩,卡特·克利福德,彼得·斯皮..

导演:赵婷

原文 Chloé Zhao and Alfonso Cuarón on the Quiet Compassion of Making a Movie via INTERVIEW

阿方索卡隆:我终于看了《无依之地》,我完全没有准备好。你把我带入了这个奇妙的旅程,在一个我从未去过的世界。我喜欢那些我无法完全理解过程的电影,因为那是我发现神秘感所在的地方。让我们从构思的那一刻开始。

赵婷:在拍《哥哥教我唱的歌》和《骑士》的时候,我经常旅行,所以产生了拍公路片的想法。在《骑士》发行之后,弗朗西斯麦克多蒙德和她的制作伙伴,也就是购买了《无依之》电影改编版权的人,打电话给我。我们见了面,就这样种下了这部电影的种子。

阿方索卡隆:编剧的过程是怎样的?

赵婷:这本书是非虚构的,里面没有Fern这个角色。但作者[Jessica Bruder]告诉我去亚利桑那州的Quartzsite采采风,那里是书中游牧一族聚集的地方。像斯万基、琳达-梅和鲍勃-威尔斯这些人物都在书中。我为《哥哥教我唱的歌》和《骑手》的准备做的工作为《无依之地》打下了基础:去创造一个虚构的人物,让他的情感历程有机地和书中一些有意思的点融合在一起。

阿方索卡隆:剧本是有结构的。每场戏有多少是剧本,又有多少是你在当下发现的东西?

赵婷:我们大概有90页的剧本,从每个场景内应该发生的事情来看,它几乎就是电影。但是,比如说,当我见到游牧一族的Swankie的时候,她给我分享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她拍的鸟群的视频,还有她在美国旅行和皮划艇的故事。我把这个故事写进了剧本。当我们拍摄这场戏的时候,我已经把她要说的话写进了剧本里。她可能不会一字一句都按照剧本来,但总的来说我们没有偏离剧本。

阿方索卡隆:你出生在北京,然后你在伦敦学习,然后你去了纽约大学,现在你住在加州。你如何解释你对美国中部的迷恋?

赵婷:这真的很难解释,但如果我再深究一下,还是可以给出一些理由的。我从小在北京长大,一直喜欢去蒙古。我的童年有很长的时间是在蒙古度过的。20多岁的时候我在纽约呆了很久,感觉有些失落。我总是开玩笑说,从历史上看,当你感到迷茫的时候,你就应该去西部。而对我来说,去西部就是去纽约的西部。一开始,我对西部完全不了解,不知道那里有什么。直到我去了,才知道,比如南达科他州主要是一个牧场的状态。土地还是没有被开垦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古老而静止。我的生活是如此的短暂和快速移动, 当我在那里的时候,感觉非常好, 就像时间停止了一样。

阿方索卡隆:你在电影中做的最美妙的事情是,你参与了真实人物的真实的经历。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共情的表现——你没有把你的角色客体化——你实际上是在观察他们。正因如此,你对这些角色都有一种亲近感。这部电影充满了社会评论,但它并没有成为一个猛烈的政治声明。你只是让它流露出来,因为你的焦点是这些人物的人性,没有任何评判。就好像你只是在参与他们的存在。我觉得这是非常特别的东西。

赵婷:嗯,谢谢你。但是仅仅是把镜头对准一些东西,你就已经在做某种表态了。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你给它增加了一个视角。我发现,有时当我进入一个不是我自己的社区, 或者一个有很多问题的社区, 我不得不忍住想说一些关于我认为他们可以变得更好的话。 很多时候,他们会告诉我他们认为我想听的东西,因为他们已经接受了记者的多次采访。在我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给我的答案,是特别程式化的回答。你必须等他们把这些重复过无数次的回答说完,然后你才能问更私人的问题,"你支持哪支足球队?"或者,“请给我说说告诉我你的高中恋情的故事吧。"

阿方索卡隆:这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因为在这个时代,一切都在两极分化,充满了意识形态,但在电影中却没有一个这样的讨论。也许当Fern询问她姐姐的朋友们关于房地产的问题时,但这一切并不是为了对我们的经济制度进行政治声明,而是为了对她的生活选择立场进行声明。

赵婷:拍电影是为了交流,我很害怕自己最后拍出来的电影是给那些已经认同我的人看的,这只会让我们自己的想法不断被强制执行。我宁愿让一个不同意我的政治的人看我的电影,然后以某种方式看到他们自己的想法。我宁可让一个不同意我的政治观点的人看我的电影,然后不加掩饰地在电影中看到自己,也不愿让一屋子已经同意我的人给我起立鼓掌。

阿方索卡隆:你无法预测观众会喜欢什么。如果你预测到了,他们也不会感到惊讶。这就是你的电影的美妙之处。我不明白的是,你是如何在拍摄《无依之地》的同时,又在准备漫威的大制作电影的?

赵婷:这一行很多导演就是从小制作,拍到大制作的。但我不会一边拍一个,一边准备另一个。我太懒了。我在拍《无依之地》的时候,并没有真的在准备《永恒》,我做不到这一点。但是我们制作过程中有些空隙,那时候我才为《永恒》做一些准备。当我完成《无依之地》后,我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永恒》的拍摄中。事实上,我发现能够同时兼顾这两部作品对我来说是很健康的。它们是如此的不同,以至于我可以在需要的时候从一部电影「逃离」到到另一部电影。

阿方索卡隆:拍一些质疑、批判、展示人类所有错误行为的电影是很容易的,但这是一部关于善意的电影。《无依之地》的另一个特点是你和摄影师Josh[Joshua James Richards]的合作。你们俩之间的合作很有默契。

赵婷:部分原因是他在三部电影的剪辑过程中我就坐在一旁。我总是先剪给他看,所以他明白我的想法。我不需要告诉他怎么做,因为很多时候他知道我会想要剪哪里。

阿方索卡隆:我们来谈谈弗朗西斯。我们一直都知道弗朗西斯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演员,但她在《无依之地》的表演更是奇迹中的奇迹。她就是Fern。观众分辨不出谁是专业演员,谁是游牧一族。是你先写了剧本,然后找了她?

赵婷:我们见面的时候,还没有剧本。最初,我们想的是让弗朗西斯演女主角Linda May。当弗朗西斯看了《骑士》之后,我们就见面了,我们觉得琳达-梅需要扮演琳达-梅,弗朗西斯要扮演一个虚构的角色,把这些人都聚集在一起。我们真的希望弗朗西斯也能成为Fern的一部分,甚至连名字都想好了。我们一见面,弗朗西丝就对我说:"我一直在想,当我65岁的时候,我要把我的名字改成Fern,开始抽好彩香烟,喝 Wild Turkey,然后开着房车上路。这是我的梦想。" 在这部电影里,有很多她的生活,她如此慷慨地分享了出来。就连饰演Fern姐姐的Melissa Smith,也是弗朗西丝在现实生活中最好的朋友。

阿方索卡隆:在你这样一部安静的电影中,在没有抽出剧情转折或巨大时刻的意义上,她对自己的角色有这种自信是非常勇敢的。在一个崇尚戏剧冲突的当代世界里,她只是让她的角色和周围其他环境和人一样,以一种温柔和安静的方式流露出来。真的很了不起。

赵婷:是,这真的非常难做到。就像你说的,电影的表达方式和主题通常会比较夸张宏达,但生活不是这样的。尤其是在路上,看到了那一代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它不是关于最后期限或戏剧性转折之类的东西,而是生命的短暂性,感觉自己是自然繁衍生息的一部分,一切都在真正属于它的地方。对我们来说,确保Fern的旅程不是跌宕起伏的事件,而是一次内心的时间之旅,非常重要。

阿方索卡隆:很多演员都想用传达重要意义的的独白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赵婷:拍摄过程中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时刻,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那是在修车厂,剧本里我写的是 Fern的车坏了,她不得不找修理工修车。我写了一个场景:修理工建议她卖掉她的货车,Fern 对此特别不满。但我们到了汽修店,准备拍摄的时候,才发现,修理工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人之一: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修车,因为他觉得在内布拉斯加,你的车就是你的命。他说:"很多人车坏了就会来找我,他们觉得车坏了,就像自己生病了一样。我特别喜欢帮助他们。"弗朗西斯是一个如此不可思议的人,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演员。她和修理工产生了一种深刻的连接,给出了如臻化境的表演。

阿方索卡隆:你们对自己拍的电影很有信心。

赵婷:其实,在内心深处,我们都担心得要死。

阿方索卡隆:[笑]我相信。

赵婷:首映式那天,我们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我们真的就,拍成了这部电影啊。有时候,你必须选择相信观众。我想很多人可能会看睡着,但那些没有看睡着的人,会得到一种全然不同的观影体验。

详情

排序

播放地址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2020 www.135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